校花梦工厂霍雨蝶爆衣图
常州市人社局向社會公布2018年十起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例
發布時間:2019-01-11  瀏覽次數:   來源: 字體大小:【

 

近日,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向社會公布2018年度十起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例,以起警示作用。
1.武進盛業機械廠拖欠工資案
蔣立新在個體經營武進區盛業機械廠期間,拖欠13名工人工資人民幣28萬余元后逃匿。2015年8月4日,常州市武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責令蔣立新于2015年8月7日前按規定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并采用電話、短信、張貼公告等方式聯系蔣立新,但均無音訊。案發后,經人社等部門多方協調,會同蔣立新的家屬通過變賣工廠設備和拆借資金,支付了勞動者的部分勞動報酬。
2018年2月,武進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蔣立新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追繳被告人蔣立新尚未支付的勞動者的勞動報酬。
2.常州市宏佳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拖欠工資案
2015年1月至7月間,被告人姜定仙作為武進區湖塘鎮湖塘街9號常州市宏佳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的實際經營負責人,因經營不善拖欠了23名員工工資共計人民幣367377元,后逃匿。常州市武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兩次向該公司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責令其按照國家規定及時足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到期后姜定仙仍未履行。姜定仙因本案于2018年3月10日被臨時羈押于舟山市普陀區看守所,同年3月13日被常州市公安局武進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7日被逮捕。案件審理期間,被告人姜定仙親屬已協助支付拖欠的全部勞動報酬。
2018年5月,武進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姜定仙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3.武進區湖塘明誠服裝廠拖欠工資案
黃明洋作為常州市武進區湖塘明誠服裝廠的實際經營負責人,在經營期間,累計拖欠該廠6名職工工資共計人民幣55061元,后棄廠逃匿。常州市武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于2018年3月29日向其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責令其于2018年4月6日前按照國家規定及時足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到期后黃明洋仍未支付。黃明洋因本案于2018年7月11日被常州市公安局武進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7月25日被逮捕。
2018年10月,武進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黃明洋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責令被告人黃明洋支付拖欠的工人工資。
4.張步楊拖欠工資案
張步楊通過租賃常州市金壇區丹鳳路51號廠房并招聘工人進行服裝加工,后因經營不善無力支付工人工資。張步楊采用手機關機、微信退群等手段逃避支付33人工資,共計人民幣91715元。2016年12月7日、2016年12月12日,常州市金壇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被告人張步楊發出了《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被告人張步楊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工人勞動報酬。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張步楊于2018年2月23日被逮捕。案發后,張步楊支付了工人工資。
2018年2月,金壇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張步楊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拘役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5.金壇新世紀汽車維修中心拖欠工資案
徐祥在經營金壇新世紀汽車維修中心期間,采用逃匿方式逃避支付10名工人工資共計人民幣83100元。2013年5月3日,原金壇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被告人徐祥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并張貼至其經營的汽車維修中心。被告人徐祥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工人勞動報酬。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徐祥于2017年1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后陸續支付了全部拖欠的勞動報酬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
2018年2月,金壇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徐祥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拘役三個月,緩刑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
6.常州市金壇堂杰服飾有限公司拖欠工資案
魏文青經營常州市金壇堂杰服飾有限公司,后在無力支付工人工資的情況下,采取轉移財產、逃匿等方式逃避支付15名工人工資共計人民幣75656元。2016年11月29日,常州市金壇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被告人魏文青發出了《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魏文青于2017年3月4日被刑事拘留。案發后,魏文青的親屬代其支付了拖欠工資,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
2018年4月,金壇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魏文青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拘役二個月,緩刑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
7.常州市可達光電儀器有限公司拖欠工資案
李敏龍與他人共同出資設立常州市可達光電儀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可達公司),并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可達公司因經營不善,導致拖欠該公司29名職工工資合計人民幣329693元。李敏龍于2017年10月中旬逃匿,并更換手機號碼。常州市武進區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經調查后,于2017年10月27日向被告單位可達公司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但被告單位可達公司、被告人李敏龍仍未按時支付拖欠的上述工資。李敏龍因本案于2018年1月4日被刑事拘留。歸案后,可達公司已支付了全部拖欠的工資。
2018年7月,常州經濟開發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常州市可達光電儀器有限公司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李敏龍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8.溧陽市和平衛生用品有限公司拖欠工資案
溧陽市和平衛生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史和平拖欠60名職工工資合計人民幣1005111元。后被告人史和平采取轉移設備抵償公司債務、拒接電話、逃匿等行為拒不支付拖欠的工人工資。2016年10月12日,經溧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下達《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責令支付,被告人史和平仍未支付上述工資。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于2018年1月25日被刑事拘留。案發后,史和平已將職工工資全部結清,并取得了職工的諒解。
2018年11月,溧陽市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溧陽市和平衛生用品有限公司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史和平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9.常州橫林無線電廠有限公司拖欠工資案
何榮慶系常州橫林無線電廠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全面負責該公司的經營活動。后因經營不善,導致拖欠該公司226名職工工資合計人民幣3150371元。常州市武進區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調查后,于2016年8月18日向該公司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被告人何榮慶于2016年8月中旬即關閉手機逃匿在外,在指定期限內未支付所拖欠工資。何榮慶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于2016年8月27日被刑事拘留。案發后,常州橫林無線電廠有限公司已支付了上述拖欠工資并已承擔部分賠償責任。
2018年11月,常州經濟開發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何榮慶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
10.金壇區西陽集鎮龍鳳服裝廠拖欠工資案
吉桂英在常州市金壇區西陽集鎮經營龍鳳服裝廠,后因經營不善致無力支付工人工資,遂采取更換手機號碼、逃匿等手段逃避支付23名工人工資共計人民幣143169元。   2017年2月6日,常州市金壇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被告人吉桂英發出《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并張貼至其經營場所。被告人吉桂英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工人勞動報酬。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于2018年5月6日被逮捕。
2018年8月,金壇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吉桂英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關  閉】
校花梦工厂霍雨蝶爆衣图 安徽15选5开奖 天津时时全国公告 彩票试玩20000金额 广东时时三星分析 群英会预测专家预测 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王者捕鱼器 贵州11选五1000期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 山东福彩可以网上买了吗 40张牌28杠生死门公式 福彩排列七星期几开奖 江西新时时彩技巧qq群